篠艸冏冏

谜之更新速率/ 一天不厨不行 (X
有时候很正经/有时候深井冰

【FATE】【還願】白裡透黑的小恩......最喜歡了!(?

*草圖向、意識流(?

*角色形象崩壞與傷眼走起......


昨天......小恩終於來我家了qwq

果然把閃閃換成leader並架設召喚法陣是對的(X

本來想說再抽不到,我就要畫很糟糕的東西抱復社會(欸!!!

結果就抽到了。(不好嗎?!


好......很好QWQ非常好,所以就只是翻出庫存(已經很報復了......










說不定...之後會為了愛試著產文的。(先填坑好嗎!!!

因為很重要(?) 我還是想說...雖然才來我家不到一天就壞掉(愚人節)了,但是白裡透黑的小恩最棒啦QHQ(一生推獎

【LL海鳥】祭典(上)

*因應上一次手遊的活動所寫的(雖然已經過了。而且這次活動又有海…
*這次CP是LoveLive! 裡的園田海未x南小鳥(南琴梨)【依舊渣文筆... 希望不會寫崩
*時間操作有,以及現實生活/未來續寫等等…… 雷者誤入啊qwq
*自己腦補了兩年過後的事情,雖然這些孩子也會長大,但在我們心中,他們永遠都是少女、偶像那樣發光發熱的模樣

 *──副標題:如今的我們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直率的思念將大家的心緊緊連結

既較真又笨拙 相互撞擊的心靈

即便如此 也想看見偉大的夢想

就從此時 開始發光發熱

 

  記得去年的這幾天,也就是上大學前,聚在一起的最後幾天,三個人去神社參拜時,看到很多人在為廟會做準備。

  「小鳥也好想跟穗乃果醬、海未醬一起參加祭典喔…可惜那時候已經在義大利了。」

 

  聽到小鳥這番話,穗乃果牽起了我們的手「明年一起去吧!」她笑得好看「即便分散在各地,我們的心還是緊緊相繫的!我們三個,要為各自的夢想努力,我們要一直一直在一起。」

 

  短暫的回憶被提醒著車廂與月台間隙的廣播打斷,海未在上地鐵前扯下耳機,關掉手機裡正撥放著的音樂,不知道是暑期燥熱的天氣還是這令人暈眩的回憶,滑落至脖頸的濕潤,讓她感覺眼眶一熱。

 

  那時發光發熱的我們……感覺只有自己停留在了原地似的,因為比起偉大的夢想,園田海未屈就於現實。再說,她的夢想是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  *   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  *   *  


  「被留在原地的明明是穗乃果!!!」

 

  看著自家的青梅竹馬一邊抱怨怎麼是傳統日式點心,卻又一邊熟練地打開包裝,海未沒好氣道「不就是去唸了別縣的學校嘛,上個月不是才見過面嗎?」

 

  「海未醬妳這個叛徒>口< 而且一個月見一次根本不夠啊!!!穗乃果想像小時候那樣天天跟嗚米玩~」

 

  看著穗乃果像以前那樣對著自己任性,海未覺得既心暖又感慨。

 

  「好嘛,妳想吃什麼?下次幫妳帶回來。」

  「別想用食物收買穗乃果!!」

 

  穗乃果放下點心,給海未倒了一杯茶「不過說起來,海未會去京都而不是留在東京,大家都很意外呢,畢竟以妳的成績,進東大完全沒問題的嘛。」

  「是嗎…」

  「海未醬真的不去祭典嗎?」再次確認,又或是垂死掙扎著,穗乃果頭有些低,卻依然看向海未。

  「我不是說有大會嗎?再說小鳥不是也不一定回得來?」

  「海未醬還在生小鳥的氣嗎?」

  「我沒有!」

  「……」

 

終於察覺到自己的異樣,海未低下了頭,顫抖地將手伸向前握住穗乃果。

  「海…」

  「妳也知道的嘛!我從來不會對妳們真的生氣的^ ^」

  「呵呵…也是呢!像上次準備畢業考,結果合宿的時候一直在聊天,也沒有……」看著海未似乎是想轉移話題,穗乃果也趁勢接話到「啊啊,不過海未醬不去,穗乃果一個人去祭典好寂寞啊…」(總覺得海未握得力道變大了些,好痛…

 

  「妳可以跟綺羅同學去啊。」

  「海未!!!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  *   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  *   *  


  「……海未?!」

  「這次終於決定要去了嗎?」

 

  看到小鳥拿著那封封面寫著外文的信,一個人坐在教室發愣,海未出聲問到。

  「我以為大家都回去了呢…」小鳥顯得有些尷尬「……是的,海未難道…」

  「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,不能再放棄了。」海未拉開了小鳥前面座位的椅子,坐了下來。

  「抱歉…沒跟海未醬說。」

 

  看著對面人愧疚的低下頭,海未嘆了一口氣。

  「你去女僕咖啡廳打工的事也沒跟我說,不要放在心上。」

 

  「那時,出國留學的是會找我商量,是因為你知道關於你的決定,我一定不會給予反對的意見的。」海未微笑著說到「因為你很猶豫,需要一個任性的人帶領……」

 

  「才不是呢!」她打斷了海未的話,用海未從沒見識過的音量與強硬語氣回到「小鳥才不是那樣的!我跟穗乃果一樣,有想做的事情、有夢想,才跟海未不一樣。」

 

  「海未總是被穗乃果牽著鼻子走、被耍得團團轉是因為海未根本沒認真考慮過將來的事情……」

 

  海未愣愣的看著眼前的青梅竹馬,她像是爆發著一直以來對自己的不滿,太過激動,白皙的臉頰因此變得通紅。

 

  她看著那熟悉……現在看來卻有些陌生的臉,思忖著怎麼的為自己辯駁。

 

  「我並沒有不去考慮將來的事情。」是小鳥熟悉的,溫和卻凜然的口氣「只是比起遠大的夢想,我屈就於現實了。並且,我的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  *   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  *   *  

 

  「我的時差似乎沒調回來呢……」

 

  小鳥從床上爬起來時,喃喃自語道。

  說起來,回國了的事情還沒跟穗乃果她們說!思及此,她在床頭櫃摸索了一會兒,滑開螢幕,她想起了剛剛似乎又夢到了……那天跟海未的對話,可能,這是對她的一種提醒吧,海未畢竟是腳踏實地的人……但,妳為什麼從不阻止呢?我那想要遠走高飛的念頭。

 

  「海未……為什麼就是不懂?總是這麼支持我,卻每次讓我這樣難過……」

 

  此時,她握在手裡的手機開始震動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tbc【不 ------------

憧憬是最脆弱的人性 【520第三發】

*因應特別的日子而自行YY的活動 

 
*會有四發以上吧…但是因為各種時間不允許,只能慢慢補上qwq【然後也依舊渣文筆... 
 
*之後的文,CP也不定......(意思是看心情?? 
 
*此文CP 是型月FATE系列 ......的亞瑟王父子(這也算CP?!有點梅莫劍??...

*時間軸很混亂,故事是在莫德雷德偶遇沒什麼交集的梅林,回想起往事的故事
 
*架空向(聖杯相關˙依然(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與梅林的再次相遇,讓莫德雷德非常驚訝。他沒有料到過了這麼久,還會遇到與不列顛……與他有關的人事物。

 

  「父王…他還好嗎?」

  話一出口,他就想賞自己巴掌。怎麼是這句!

 

  面對對面表情豐富了幾輪的孩子,梅林搖了搖頭,嘆道「你啊,還是跟以前一樣。」

 

 

  莫德雷德非常憧憬著不列顛的亞瑟王。在他還未成為圓桌騎士,在他還未知道自己的身世時就非常憧憬了。

 

  因為他是以術法而製成誕生的人造人,所以成長與學習都特別的快速,但是,他 的母親──摩根仍然從沒有給過他好臉色,甚至是正眼看過他,直到一日,母親將她引薦進入圓桌騎士。

 

  圓桌騎士的稱號對他來說,是至高無上的榮耀與肯定,他更加的努力,不在乎別人對於他成日戴著頭盔的可疑行徑、不在乎大家指指點點他雖然來歷不明,卻仍被賦予佩劍的身份。

 

  後來,他卓越的劍技得到了眾人的肯定,但他不在乎,他只要,能待在王的身邊、成為他的利劍,便是他的夢想,在知道了母親的計畫也依然無動於衷。

 

  第一次與梅林相遇時,這位魔法師告訴他,若是他沒能堅定自己的心意,他會成為毀滅的火種。他聽了,他知道的。他就是原罪,就是母親製造出來對付王的,但是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……

 

  母親告訴他,他應該向王要求自己應得到的一切,而不是只跟隨著王,景仰著他。

  「你似乎很憧憬他啊……」摩根這樣說到,「但是,你不該這樣的,莫德雷德」。

 

  「……畢竟他是我父親,憧憬是天性、是人的本性啊,母親大人。」莫德雷德很清楚自己說了謊,他的憧憬,才不僅僅是因為阿爾托利亞是自己的父親,但是,那是他存在的意義,如啟明星一般的光景……

  「別忘了,你不是人,你不需要這種人性。」

 

 

  對於每次王的器重,他開心,心裡卻又複雜……每每總會有種罪惡感。他也無可避免得更希望能成為亞瑟王最重要的存在了,無論是左右手還是繼承人……畢竟,他的身體裡有著亞瑟王的基因,他是亞瑟王的孩子嘛。

 

  所以,在向父親、在向王表明了身份後,得到了王「並不準備承認此事,也不會將王位託付與他。」這樣的答案,他心中最純真的信仰彷若崩塌。

 

  既然無法得到他的認可,就超越他吧。

 

  心理每每有這樣的聲音,但是無法,他,是因為王而誕生的啊……

 

  之後……之後的事,直到現在,午夜夢迴,劍欄之丘的光景依然清晰,即使成為了英靈,仍無法抹去。

 

  「時常會去想啊……那個夢的延續。」莫德雷德對梅林說到,只是「只是也沒什麼後續了吧……畢竟,已經做出了這種事,我已經毀滅了不列顛了嘛。」

 

  「毀滅的只有不列顛嗎?」

 

  直面梅林的問題,答案明明很清楚,自己是知道的啊,莫德雷德想毀滅的……那個身為王的存在,以及同時毀滅了,那個憎恨著,卻奢望著的自己啊……

 

  「你啊,還是跟以前一樣。」梅林走到了他身側,語重心長。「我說過,你會毀滅什麼,但從沒說你錯。」

 

  他倏地瞪大眼看向梅林。

 

  「憧憬是距離理解最遙遠的距離。」

 

  第一次,除了王,這個立於他身側的男人用著同樣的語調口吻,卻不是否定著他的絕望問話。

 

  “為什麼……不將王位讓給我?!!!”

 

  「你不會成為王。因為你有你一直以來的信念與信仰,這並不是任何人授予你的,就像她有她至今仍堅信著的王道……」梅林整了整肩膀上的披風,因厚重雲層而部分被遮蔽的光線,照不清他的表情。

 

  「讓自己成長吧……就當作,理解了她的意思。」

 

  “在亞瑟倒下的那一天,你就能成為王了。”

  即便背負著母親的如此執念,莫德雷德還是很清楚地,他對亞瑟王的憧憬遠遠超越了那份野心。

 

  只是,面對王不能接受身為原罪的自己,他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能相信……

 

  梅林並沒有告訴他想知道的,王的近況,他也沒有再追問。或許他也不知道吧……他們結束了為時不長的談話後,待到梅林走遠,莫德雷德像是終於知道了什麼,將右手重重擊向了身側的牆。

 

  啊……父王,我也成長了啊。

 

  「我的成長,就是在你看不見的世界裡,變得跟你一樣,冷酷無情。」

           ──你從來就沒有認可我,就像我從來就沒有理解你。


一念一人【520第二發】

*因應特別的日子而自行YY的活動 
 
*會有四發以上吧…但是因為各種時間不允許,只能慢慢補上qwq【然後也依舊渣文筆... 
 
*之後的文,CP也不定......(意思是看心情?? 
 
*此文CP 是進擊的巨人利維爾x三笠 ......其實沒什麼cp感,利→笠→艾的感覺...

*時間軸(自訂)是艾倫無法忍受三笠的過度保護,而跟她鬧翻之後qwq
 
*架空向(利笠師生設定
 
 
如果以上皆…沒問題,文下收…ODO/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一生一念,

一念一人。


 

  「一個人想著一個人,是否就叫寂寞..」

  廣播裡播放的這首歌,歌詞總讓他想到那個小鬼……

 

  利維爾打開前往天台的,原本應該上了鎖的鐵門,就心想事成(?)的看到剛剛一直想著的這個小鬼。

  嘖!現在不是上課時間嗎?「三笠。」

  「呦,矮、利維爾……老師。」

  這種一點都不意外,好像看了氣象預報,結果下午就下雨了一樣的回應是怎麼回事……「我說,什麼時候開始的?快回去教室上課!如果不想吸二手菸的…」

  「在你本來打算戒菸的那兩個禮拜就來了的。」三笠一本正經的回答到。「奇怪你明明有潔癖卻抽菸,你不知道菸的焦油會汙染肺部,會變黑,很髒的喔。」

 

  今天的三笠很讓人火大啊…雖然這小鬼本來就讓人火大……「我覺得先別管肺,肝火現在有點旺呢……妳才是,逃課逃了這麼多次,來這裡吹風?少女情懷總是詩?都不怕被吹走呢。」

  「老師,我現在6 ▉公斤,這點倒是不勞擔心。」

  「該死!好重……」

  「ಠ-ಠ」

 

  「咳…總之,快回去教室上課!」利維爾身為老師,還是打算循循善誘(?)、春風化雨(?!)一番,但是即使他再有威嚴…也總是有人不買帳。

  「不要……」

  「妳總是翹韓吉的課,他都要哭了喔…」

  「我都會了。」

  「這是學習該有的心態嗎?!」利威爾大概有些生氣了,「或許妳是個聰明人,但是不懷著認真、持之以恆的學習態度,妳也不過如此而已!」

 

  過了良久,才聽到三笠輕聲的回答。

  「如果…有些事再怎麼努力也學不會呢?」

  他知道三笠指的是什麼。平時老是緊緊跟著那個人、時時刻刻想著他、什麼事都以他為第一、在意他的任何事……而讓他,讓艾倫再也無法承受了。

  能說三笠有錯嗎?她有什麼錯?只是太在意一個人了……或許不要這樣過度在意就不會如此了,可是她學不會。

 

  「一件事並不一定只有一種結果……」他意有所指著「當然…也不一定只有一種原因。」

  「老師…以我殘念的語言能力,這句話對我來說理解困難。」

  「……」

 

  「吶…利維爾。」

  「怎麼?」

  「一個人會在乎一個人多久啊……?」

  「…應該會一直在乎著吧。」

 

  「每個人都有一個很在乎的人,妳在乎妳的,跟他沒關係。」就像我在乎妳一樣。

  我們之間的差距,就是我知道,怎麼讓我的在乎與妳一點關係也沒有。雖然…好像真的有些寂寞?

 



保護妳【520第一發】

*因應特別的日子而自行YY的活動 
 
*會有四發以上吧…但是因為各種時間不允許,只能之後補上qwq【然後也依舊渣文筆... 
 
*之後的文,CP不定......(意思是看心情?? 
 
*此文CP 是陽炎眩亂的鹿野修哉x木戶蕾 
 
*原著向(或是鹿野all...?  第...某回延伸(喜悲已定...
 
 
 
如果以上皆…沒問題,文下收…ODO/ 
 
 
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 


What can I do ... if I lose you now? 
未來每天都要 
 
保護你 
 
 
鹿野修哉的生命裡有三個女人,為了讓她們開心,他要好好偽裝自己,即使會變得無法呼吸,他也在所不惜。 
“只是,這個世界總是不照著我的心之所向運行……為什麼,最後留下的都是我呢?” 
 
“修哉真是個好孩子!” 
 
為了讓媽媽開心,我總是笑臉迎人,即使媽媽罵我打我,我也是笑著看她……因為,我知道,如果我哭了,媽媽一定也會哭的。 
 
可是,我也還是一個,希望能得到媽媽的擁抱與疼愛的孩子啊。 
 
我並沒有妳想像中獨立… 
 
也根本不想失去妳… 
 
※※※ 
 
姊姊,是我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存在,所以,我才會在第一眼見到,就再也忘不掉了吧。 
 
姊姊跟我們一起組成了秘密組織,到最後,媽媽死了,這個秘密組織,變成真的在調查嚴重的事情了。只是,成員只有姊姊跟我。 
 
其實木戶也知道一點的吧?但是姊姊卻叫我保密,什麼都只跟我說,因為我最信任、憧憬著姊姊,所以我什麼都不會說。 
 
能夠幫助姊姊,能夠成為可靠的家人,真是太好了,但是,為什麼要死呢? 
“姊姊,為什麼要死呢?” 
 
為什麼…要留下我孤軍奮戰呢?我根本做不到啊… 
 
我沒有妳想像中勇敢嘛…… 
 
※※※ 
 
木戶像是讀懂了我這樣的心思,突然變得…應該說,佯裝作堅強。所以,我們一起,我們三個一起離開了家。 
 
其實我好幾次都想說“演技很差啊…木戶。”但是,又總是被戳穿自己的偽裝,明明……這不是我的能力嗎? 
 
一次一次被看穿,才讓我意識到,早在孤兒院外的那天,自己的所有心思,所有念想都被看穿了吧,那個遞給自己圍巾的女孩,不就是為此到來的嗎……? 
自己,怎麼總是無法直接、簡單的表達任何感情呢…… 
 
既然,妳是注定要理解我、支持著我的那個人,那我要保護妳…… 
 
那天,Marry問起我是不是喜歡妳,我連忙借故逃離。怎麼可能……不喜歡呢?妳是我現在…想好好保護的人啊。 
 
“突然好想見妳。” 
 
只是,能見到的卻是暗巷裡,妳一動也不動的身體與汩汩紅液…… 
 
我的世界終究變得破碎支離……因為失去了妳。 
 
“你不必那麼堅強的。” 
妳這樣說過,但是,為了保護妳們,我怎麼能不獨立?怎麼能不勇敢?怎麼能不堅強? 
 
現在,我不必再這樣辛苦了,可,連妳也不在了,我還有誰能保護? 
連妳也不在了,我該如何活…… 
 
I can't live the place without
you.

互不相知的相互憐惜一


雖然標題是互不相知...但是在我心目中的雙K應該是真正的相知相惜吧ˊˇˋ嗯,因為他們什麼都沒說,彼此就懂了......

*此人小學生文筆,慎入

*本文鹿野視角

*鹿野各種賣蠢賣中二(土下座)

...如果以上大丈夫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鹿野修哉的生命中有這樣一個女孩,並沒有特別特別嬴弱嬌小或是惹人憐愛,甚至還有些男孩子氣,卻是他無論多少次都想保護,直到最後都想好好守護的女孩

 

那是……

  *  *  *           *  *  *

  與木戶芽的邂逅並不是一個十分值得紀念的日子,首先,像個皮球被親戚踢來踢去,最終成了如此的無家可歸……糟糕透了。然後還坐著怎樣也無法喜歡的交通工具,最後再這樣寒冷的天氣獨自待在設施外面,雖然已經知道是自己未來的"家",但還是一點歸屬感也沒有。

  朋友什麼的他倒無所謂,倒不如說他這個樣子交得到朋友才有鬼!他可以變成媽媽喜歡的樣子,說了很多謊也沒關係,因為他是壞孩子嘛,但是壞孩子到底是交不到朋友的……

  然後"鬼"就出現了。

 

  這個鬼還是個五官端正,雖然眼神很差…但一切看上去還是很美好的小女鬼。她遞給我在我印象中品牌昂貴的圍巾,態度堅定,在我的各種推辭婉拒下強行的圍在我的脖子上,也就強勢的闖入我心上……

 

  他有了在新家的第一位朋友,雖然過程有些意外,結果有些失敗。

 

  意外是第一次見面的女孩子被自己當成那個啥……還被自己惹哭(自己也快哭了)……失敗是被當成變態,還挨了對方拳子……撇開這些不提,似乎還是個美好的回憶吧。

 

  所以就說是一個十分不值得紀念的日子了。思及此,他偷偷瞄向在廚房忙活的當事人,成長成這樣了也真不容易(也不知道是在講那孩子還是講自己……)之後認識了瀨戶,也不知道除了同樣被稱為怪物,還有什麼其他契機,能把他們三個給兜在了一起。

 

  瀨戶除了愛哭這一點,還算是個非常好相處的孩子,木戶卻相反,愛哭又愛生氣,自己接觸過的女孩子不多,但是印象中,女孩子有這樣兇的脾氣,這樣大的力氣嗎……雖然,我也沒有討厭她這個樣子就是了。她容易生氣、會暴力相向,卻始終說不出惡毒的話語……

 

  我沒有瀨戶的能力,只能知道木戶大部分生氣的原因,別人說她是幽靈她會生氣,瀨戶用敬語她會生氣,自己能力控制不好會生自己的氣,我偶爾戲弄她,她也會生氣,而莫名其妙地生我的氣這一點,我只能佯裝笑容敷衍過去,而這麼做也沒能容易得到她的原諒,說對那時木戶沒有埋怨,那是假的。

 

  *  *  *           *  *  *

 

  一天晚上,我坐在木戶的床邊偷偷觀察她的睡臉,又忍不住感嘆「睡著的時候也不過是個普通的可愛孩子嘛!到底為什麼要把自己弄得全身帶刺,令人生畏啊……」太愛發脾氣了

 

  「其實應該也是我太常使用敬語的關係吧…」瀨戶在隔壁床小聲地對我說道

  「可是這也不是瀨戶的錯吧?」

 

  隔天醒來的時候,我發現自己不小心就在木戶的床邊睡著了,而木戶卻不見了……

 

 

  *  *  *           *  *  *

 

 

  木戶突然消失已經不是一次兩次,但是在我們沒注意到的情況下消失,事情就會變得很麻煩,之前那次花了我跟瀨戶好幾個小時,期間我們一直哭個不停……沒錯,是我們。我也哭了,不知道為什麼,比起瀨戶,我反而比較討厭木戶的能力,雖然還有「只要碰到就能識別出來」這個莫名其妙的條件就是了……但是木戶是會讓我這樣隨便碰到的嗎?!

 

  想著這些的時候,我的眼角已經開始濕潤,可惡…如果把瀨戶叫醒一起找,我一定又會跟著他一起哭哭啼啼的。但是我真的很害怕,害怕她的消失。

 

  我開始自己一人對著無人的空氣戳來戳去,甚至邊走邊用雙手亂抓亂揮舞(蠢)邊找邊羨慕起瀨戶……能知道別人在想什麼真好,能知道木戶在想什麼真好……

 

  有時候,總覺得比起自己,木戶跟瀨戶的感情更好一些,因為瀨戶會告訴我木戶喜歡可愛的東西,瀨戶會告訴我木戶已經不生上次的氣了……為什麼不說出來呢?為什麼不表現出真實的自己呢……?明明在一起久了,我還是能知道的啊……不,我一定也是這樣的啊。

  但是就像木戶總是能看穿我的敷衍與謊言,我突然有了自信,這樣的我一定也能找得到隱藏起來的、真實的她,就像之後我們互相約定的那樣。

 

  最後,我義無反顧的踏入女廁,在還未碰觸之際,便已看見快要融入窗口撒入的光線之中的她,她安詳的閉著眼,即使眼角噙著淚。見到此番情景,他無奈的舒了口氣,卻聽見閉著眼的她開口道

「一直睡著的話比較好……」

 

  也就不管不顧的上前抱住她了。

  「亂說的…」按著她的頭,我壓著聲音「亂說的。」怎麼可能…「怎麼可以讓妳一直睡著呢……」這樣不就把我丟下了嗎。

 

  亂說的,如果可以,我也希望妳一直睡著,等待著個世界變好了再醒過來…等待這個輪迴結束了再醒過來……但是,我果然還是喜歡跟妳待在一起的日子,即使不斷的分離,我還是會由衷祈禱下一次相遇……因為

 

  想一直在妳身邊保護著妳。






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


"The performance of our true self, is our own choice, all this than we have the capacity even more important." 

______Dumbledore

(我們的選擇,遠比我們的天賦才能,更能顯示出我們的真貌。)